重病阴影笼罩村庄 尘肺二代盼读书改变命运

中国人的一天 2018-06-02
图片
陕西省镇安县米粮镇江西村共有256户人家,1007口人,4个村民小组中尘肺病人达80余人,已经死亡的有20余人。其中村民小组一组最严重,几乎每家都有尘肺病人,尘肺病的阴影笼罩整个村庄。摄影师胡国庆走进尘肺病家庭,记录尘肺病家庭子女的生活。(摄影/胡国庆 编辑/赵宇《中国人的一天》第3075期)

视频 | 父亲患重病母亲外出打工 尘肺病二代成留守儿童(时长:01:14)
图片
尘肺病是由于在职业活动中长期吸入生产性粉尘(灰尘),并在肺内潴留而引起的以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瘢痕)为主的全身性疾病。江西村十分贫穷,村民们文化程度较低,到附近金矿打工,成为成年男性劳动力为数不多的“活路”之一。在金矿打工也就意味着需要在弥漫的粉尘之中工作,村里大多数人患尘肺病与金矿的恶劣环境有莫大关系。一旦患上尘肺病,即失去了劳动能力,而他们的妻子就必须承担更多的家庭压力。据悉,80多名尘肺病人的妻子年龄分布都在四五十岁,年龄最小的才23岁。
图片
李艳阳上一年级,还有个一岁大的小弟弟,李艳阳的父亲李成涛今年31岁(右二),他13岁就去了金矿打工,后来被查出尘肺病,李成涛也是村里最年轻的尘肺病人。“你看这个家都快要塌了,家里男人才30出头,什么农活都干不了,还要人照顾。”李艳阳的母亲今年23岁,丈夫患病之后,她必须要承担更多的家庭责任。
图片
李艳阳放学回家就会照看弟弟。“虽然她学习一般,但很懂事,回到家就帮助大人干活。”李艳阳的母亲说道,丈夫李成涛的二哥以及两个老人跟他们一起生活,平日里还要耕地,实在抽不出时间陪孩子,“我哪能抽出身去陪娃念书,只好把娃托给村里的大妈照顾,每年给人家1500多块钱”。
图片
李阳乐今年12岁,上小学5年级。尘肺病父亲李升荣今年46岁,最近病情加重,时刻离不开吸氧机。
图片
李灿阳今年13岁,上小学6年级。李灿阳父亲去世那年她才一岁。女孩拿着父亲的照片说:“没留下一点记忆。”
图片
8岁的毛加翔上小学二年级,父亲毛农忠今年43岁,尘肺病已发展到三期,彻底丧失了劳动力,母亲则在学校附近租房陪读。与村里其他的人的观念不同,毛加翔的母亲认为只能靠读书才能改变命运,不能因为遭受不幸就理所当然的不幸下去。江西村没有学校,娃们要去邻村西沟中心小学念书。学校共有117名学生。三年级以下的学生年龄小,每天需要接送。一组村民距离最远,有20多个学生家长在附近租房陪读,每月房租70块钱左右,每到周末才能回家。
图片
7岁的傅琳琳对父亲没有一点印象,傅琳琳一岁多时父亲患尘肺病去世,家里也找不出父亲在世的照片,唯一的影像就身份证。琳琳外公今年68岁,是家里的主要劳力,白天黑夜忙着十几亩农田。
图片
父亲去世后,母亲也疯了。虽然母亲念过初中,但她现在的智力无法辅导女儿作业。她就坐在漆黑的屋里陪伴着女儿,一双呆滞的眼神望着女儿,没有一句话。外公说:“孙女太小,娃她妈在学校附近租房,晚上母女俩住在一起,我就担心娃她妈犯病,伤害到孙女。在家我还可以管她吃药,去学校就没人管了。”
图片
这间屋子却听不到琳琳说上几句话,别人问她,不是点头、就是摇头。更多时候,陪伴琳琳的是她养了一只小猫。
图片
7岁的毛连贵放学后,来到村里诊所给父亲取药。村里这些幼小的娃并不知道尘肺是个啥病,仅仅知道给父亲看病花了家里很多的钱。
图片
村里尘肺家庭的娃学习分为两个极端,有的娃完全对学习提不起兴趣,有的娃特别热爱学习,骨子里有一种蛮劲,长大后一定要改变现状。9岁李柯就是其中之一,他知道要改变目前的困境,唯一的途径就是读书。
图片
李柯的妹妹李璐7岁,上小学一年级,他们的大哥李伟在县里上高三,再过几天就要参加高考。李伟希望通过高考,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
图片
任玲玉今年8岁,上小学二年级,她和6岁的弟弟每次放学回来都要爬一段山路。父亲任义峰今年37岁,尘肺病已发展到三期,更多的时候,只有这两姐弟相依为命。
图片
9岁的张驰是家中独子,父亲张力柱今年35岁,身体看上去很棒,但他是个三期尘肺病人,干点农活就上气不接下气,只好待在家里照顾儿子,妻子则在青岛打工养家。
图片
张驰今年上小学二年级,学校距离他家有十几里山路。每次上山他都有个习惯:不是朝前看,而是低着头寻找“猎物”。不一会儿,他就摘了一束野花,那花有点像城里卖的冰糖葫芦。张驰摘下一朵花茎含在嘴里说,“可甜了。”妈妈打工回来,就会给他买棒棒糖。
图片
回家途中,张弛路过几户农家,他挨家挨户指着说:“灿灿她爸死了、乐乐他爸快不行了、琳琳她妈疯了、莉莉她爸就埋在这里、地里干活的老爷爷三个儿子死了一个,还有两个也快不行了……”生离死别成了这些孩子生活里平常的事情。
点赞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5 + 7 = ?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