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因尘肺病诊断涉罪之前:7名确诊矿工涉嫌诈骗遭羁押

      根据工伤认定的相关规定,这些被鉴定患职业病的矿工,可以获得相应数额的补助金。经过多次协调后,到2016年6月,张元海陆续拿到了一次性工伤补助金、一次性医疗补助金和劳动能力鉴定费,共计约98000元。一个月后,他被警方以涉嫌诈骗刑事拘留。

 

贵州遵义三名尘肺病诊断医生被抓一案持续发酵。
6月27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独家获悉,在贵州航天医院三位医生被刑拘前,即2016年7、8月,涉事企业——绥阳县枧坝镇福来煤矿(下称福来煤矿)至少有7位被诊断为尘肺病的矿工因“涉嫌诈骗”被抓,羁押一个月后均获取保候审。
澎湃新闻记者联系上其中的部分矿工,他们表示如今仍受尘肺病困扰,并否认警方指控的罪名。
被抓矿工的律师屠金伟告诉澎湃新闻,这些被诊断的矿工都是福来煤矿出具委托书后,到指定医院进行诊断的,并未参与所谓骗取社保基金。而他们获取保候审后将近两年,警方对于案件“没有一个说法”,让一些矿工忧心忡忡。
6月27日、6月28日,澎湃新闻多次致电绥阳公安局。6月28日上午,绥阳公安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称,她可以将问题转达政工处室。截至发稿未获答复。
图片
福来煤矿给矿工们出具的诊断委托书。
被抓旷工:诊断的航天医院系煤矿委托指定
2016年初,贵州贵遵律师事务所律师屠金伟接手一起职业病诉讼案件,福来煤矿19名被诊断为尘肺病的矿工,向所在企业主张自己的权利,希望根据国家相关法律获得赔偿。
屠金伟告诉澎湃新闻,在与企业的谈判过程中,企业态度强硬,一直认为诊断结果存在问题,让矿工重新诊断。一些矿工陆续获得赔偿,另一些仍在等待。
2016年7月,包括张元海在内的3名被诊断为尘肺病的矿工,被绥阳县公安带走,涉嫌罪名为诈骗。一个月后,另外4名矿工被绥阳县公安以同样的涉嫌罪名带走。
张海元告诉澎湃新闻,办案人员多次问他,在进行尘肺病诊断期间是否“搞假”,而自己“医院一个人都不认识,哪里能搞假”?
张元海称,去进行职业病诊断是福来煤矿的建议,进行诊断的贵州航天医院,也是煤矿企业指定的,当时福来煤矿还给了200多元的费用。
他提供的一份由福来煤矿2015年6月8日作出的委托书载明:“该职工于2012年3月至2015年4月在我单位从事采煤工作,接触的职业性危害因素为煤尘,现委托贵州航天医院对该职工进行职业病诊断。”
其他两位矿工任云庆和王正富也表示,是在福来煤矿的要求下,他们才前往贵州航天医院进行职业病诊断的。
2015年11月11日,由遵义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出具的鉴定结论书显示:张元海于2015年8月13日经贵州航天医院诊断为:煤工尘肺病一期。鉴定结论为:伤残七级。
根据工伤认定的相关规定,这些被鉴定患职业病的矿工,可以获得相应数额的补助金。但张元海称,相关部门将补助金下发到企业后,企业迟迟未能发到他们手上。
经过多次协调后,到2016年6月,张元海陆续拿到了一次性工伤补助金、一次性医疗补助金和劳动能力鉴定费,共计约98000元。一个月后,他被警方以涉嫌诈骗刑事拘留。
图片
张元海取保候审的释放证明书。
煤矿协助处理职业病工作的人员也曾被抓
这些矿工被抓后,屠金伟到公安机关交涉。警方透露,该案是有人报案后,上级指派调查的。
据多家媒体报道,2016年,有企业举报贵州航天医院尘肺病诊断医生与工人存在“利益关系”,将“非尘肺病”劳动者诊断为“尘肺病”。
之后,贵州省人社厅将此事向贵州省公安厅报案,警方随即成立了专案组,随后有贵州航天医院多位医生被刑事拘留。
多位曾被抓的矿工及家属称,举报的企业即是福来煤矿。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福来煤矿于2004年1月16日成立,注册资金562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陈碎明。该公司因违规存在多条行政处罚记录,并涉及13起法律诉讼,其中12起案由为工伤保险待遇纠纷。
2015年度,因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公示年度报告和公司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被贵州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两度列入经营异常名录。2017年5月,福来煤矿因使用未经检验的压力容器,被绥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款金额5000元。
近日,福来煤矿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介绍,该企业有矿工200多人,由于当地产业调整,目前煤矿已经关闭。
该工作人员表示,案发后,福来煤矿协助进行职业病处理工作的罗姓工作人员,也被刑事拘留,后被取保。
司法文书显示,前述7名矿工被羁押一个月左右后,也均获取保候审。
屠金伟说,该案早已满了取保候审一年的期限,到今年8月,取保候审就满两年了,但这些被抓的矿工到底有罪还是无罪,警方一直没有给一个说法,这让一些矿工心存忧虑。
图片
任云凯被鉴定为尘肺壹期,七级伤残。
获取保医生家属:诊断误差系学术和水平问题
多位矿工表示,他们至今仍然受到尘肺病的折磨,且留下难以抹去的心理阴影。
矿工王正富告诉澎湃新闻,他经常咳嗽,双腿发抖,去打工都常被拒绝,只能在家勉强种地。去年去复查,发现尘肺病严重了,但他不敢去医院治疗,“害怕来抓人。”“我们在矿上干了几十年,查出尘肺病后还要坐班房,怎么都想不通。”
矿工任云凯的儿子任华均告诉澎湃新闻,父亲从看守所出来之后,查出患有癌症,于2018年5月身故。
这些矿工此前就诊的医院,即3位被抓医生所供职的贵州航天医院。
据医师报报道,遵义市具备职业病诊断资质且实际开展职业病尘肺病诊断的医院只有贵州航天医院。黄亨平、张晓波、董有睿三位医生均具备尘肺病诊断资质,是贵州航天医院尘肺病诊断小组成员。
6月22日,三名医生张晓波、黄亨平和董有睿被羁押7个多月后,获准取保候审。
与被羁押的矿工一样,三位医生也坚持认为,自己并未参与诈骗国家社保基金,亦不同意警方后来变更指控的“国有企业、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至于诊断结果,他们认为属于职业技术范围内的误差。
6月27日,黄亨平的妻子舒永霞对澎湃新闻表示,黄亨平的状态还不稳定。她说,矿工是在有病后按正规诊断程序看病,医生和病人根本不认识,更没有经济往来,只是看病后根据检查结果诊断尘肺病。至于医院诊断结论与公安鉴定结果有读片差异,是客观存在的,是学术问题和水平问题,不构成犯罪。
而另一位获取保候审医生张晓波的妻子董捷称,张晓波状态虽然在慢慢恢复,但仍需一个长期的过程,“现在门都不想出。”
点赞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8 + 2 = ?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