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肺故事 | 80后尘肺父亲王明升:“我不敢往后想,没办法去想。”

袁立、王明升在看望尘肺病病友

  身体好的时候,王明升喜欢到柴坪镇中心小学或者幼儿园看孩子。每次,身体瘦弱的他一边喘着粗气咳嗽,一边坐在学校对面的马路牙子上看孩子,在紧锁的校门外,王明升满脸笑容,有时候他也会冲孩子做鬼脸,孩子们也冲着他捏鼻子,挤眼睛。  

  而身体不好的时候,由于躺着无法呼吸,王明升只能把头埋在膝盖里,在镇医院的病床上跪了26天,每天的剧烈咳嗽让他肚皮只要稍微一动,就一阵剧痛,没人看护的时候,氧气瓶就在床边,他却连伸手拧开开关的力气都没有。  

  王明升目前是尘肺病三期,生于1980年的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五岁。他住在陕西镇安县柴坪镇向阳村,村里青山环绕,溪流潺潺,被城里人称作“天然氧吧”。但氧吧的村民肺都不好,向阳村200多户村民,尘肺病家庭有60户,目前已经有三十余名尘肺病人相继离世。  

  每天,王明升要依靠吸氧缓解呼吸的痛苦,但他不愿自己脆弱的一面让别人看见,他只希望让别人看到他乐观、健康的一面。  

  “看到孩子那么活跃地看着我,身体再痛苦,悲观的想法也都没有了。”王明升把希望放在了孩子身上。  

  王明升的儿子今年上小学四年级,每周从学校回家一次。孩子很懂事,住院的时候每天给他送饭,而平时只要他一个眼神,儿子就知道他需要什么。“爸爸该吃药了。”“爸爸喝水。”只要孩子在家,他就不会错过吃药时间。

来自王明升微博,发布时间为2016年4月1日。

  两年前,王明升实在忍受不了痛苦,萌发了割腕自杀的想法,但随着一声“爸爸”,8岁的儿子从门外蹦蹦跳跳跑进病房,给他送来了午饭。看着儿子,他猛然醒悟,应该为儿子活下来。“儿子已经没有妈妈了,我不能让他没有爸爸,我心软了。”说到这里,眼泪在王明升眼眶打转。 

  2004年,由于罹患尘肺病,王明升失去了劳动能力,妻子离家出走,留下了幼小的儿子,从那之后,王明升开始了与儿子相依为命的生活。  

  王明升的尘肺病是跟着老乡去金矿打干钻的时候得上的,17岁起就外出打工的王明升回忆,金矿打钻时没有任何降尘措施。当时他手握钻机打干钻,一干就是四五个小时,粉尘笼罩下,相距1米的两人只能看见对方头顶微微泛着黄的矿灯。一个班次结束,鼻孔能被粉尘塞满,衣服上能抖落下2毫米厚的粉尘。  

  王明升记得,患病后自己最拮据的时候,只依靠一个季度400多元的低保过活。但即使这样,王明升仍然没有让孩子放弃学业,每天坚持给孩子做两顿饭。“我吃一顿饭可以,但是孩子一定得吃两顿。”  

  现在王明升和父母、弟弟一家住在一起,这一家6口中,只有王明升10岁的儿子和弟弟9岁的儿子是健康的。王明升父亲在2000年被查出患有尘肺病,母亲在2012年被查出患有结肠癌,小他两岁的弟弟在2011年后半年也被查出患有尘肺病,弟弟的妻子同样离家出走。  

  王明升最胖的时候是148斤,现在是105斤。天气变冷变阴,他的身体就有明显反应。特别是冬天接近三九天的日子里,尘肺病患者管这叫“鬼门关”。一进入三九天,身体就不能动了,翻身都困难,吃喝拉撒全在床上。  

  前几年,被医生下过三次病危通知书后,他请父亲托人给他做了一副棺材。现在那个棺材放在他们家四面漏风的厨房,用一块破了的蓝色塑料布包裹。  

  2013年,就在王明升随时准备睡进那个棺材里的时候,公益组织“大爱清尘”通过捐款,为王明升安装了一台制氧机。  

  不少好心人的捐助给王明升带去了更多希望,北京一位40多岁的大姐给王明升捐了12000元。“怎么可能,人家不认识我,还能给我打钱?我当时特别感动,真的!”喘着粗气的王明升,至今说起这事声音还有些颤抖。  

  然而,王明升虽然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已经坏死的左肺和越来越虚弱的身体仍然让他不敢想象自己的将来。只有每当看到身边的孩子时,他才能感到些许希望。  

  “我小时候欠缺的就是知识,希望儿子能好好学习,去城市里上班,再也不用去矿上打工。”王明升说,当他最无助的时候,是孩子的那声“爸爸”给了他安慰、牵挂和希望。  

  王明升希望孩子将来能替他改变家乡的贫困局面,让村民不再迫于生计去矿井打工。有一次,王明升去镇上学校看孩子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特别贫困的孩子,他立刻资助了500元。  

  但王明升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孩子,他曾经因为害怕自己将来无力照顾而考虑把儿子送给别人,但看到懂事的孩子又心如刀绞、万分不舍。  

  “有时候我儿子也会问我,爸爸,你哪一天不在了,我咋办?我就说还有你爷爷和你叔叔呢,孩子就不说话了,像大人一样叹口气。”王明升说到这里有些哽咽,眼睛望向别处。  

  “我不敢往后想,没办法去想。”王明升低下头。“儿子以后怎么办,只能看他的命了!”

本文转自 新华网 2016年4月1日文章,记者:梁爱平 苑苏文 宋玉萌

点赞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6 + 2 = ? (必填)